太原理工大学:打造新书院的“理想国”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0-28 01:24

  “下面我给大家介绍一下云顶社交App,这是我们暑期完成的一项实战项目,主要功能是”

  望着眼前的“产品发布会”,彼时还是太原理工大学大数据专业大一新生的李德轩感觉不太真实。想象中,这本该是三四年后实习、工作中的场景,怎么提前到了大一?

  可是,Big Data卡座区中写代码的键盘声,首席科学家工作室里传出的讨论声,健身房中跑步机开启声,茶歇区的咖啡香,以及站在全校最好的观景台上尽收眼底的美景这一切都在告诉他,想象已经进入了现实。

  这是太原理工大学云顶书院(以下简称云顶)的一个场景,也是我国高校探索第一所新书院制建设的缩影。有学生把它形容为“这就是我所向往的生活,紧张、有序、民主、有梦想、有追求”。

  在《中国科学报》记者来到云顶之前,对书院的认知是,书院管教学以外的一切事宜。由于传统书院制需要投入大量财力、人力,因此,在我国高校中普及率并不高。尤其是对于经济欠发达的中西部高校而言,更是难上加难。

  如何借鉴传统书院制的优点,进行本科优质教育的探索和双创教育的升级,是太原理工大学大数据学院党委书记高航一直在思考的问题。直到2015年,云顶书院雏形的问世,终于揭晓了答案。

  “新书院与传统书院最大的区别在于,非住宿制、无冗员。”高航告诉记者,云顶依托“数港”双创基地,专注移动互联网应用、数据可视化、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前沿领域,尽管资源有限使得住宿制难以实现,但却成为入选学生跑得最勤的地方。“寒假休息1周,暑假休息2周,其他时间学生基本都在书院。学习强度大、挑战度大,涉猎大量新兴技术的同时,还要开展丰富的项目实战。”

  传统书院专职冗员的诟病在这里并不存在,“因为云顶导师并不占任何编制,而是以志愿者的身份加入。”高航说。

  志愿者的形式听起来难以为继,但事实上却吸引了一批教师加入。比如,机械与运载工程学院青年教师王涛看中了机电与大数据学科交叉的优势,希望为本科生进实验室打下良好基础。“我们全系老师开会表示赞同加入,大家一致认为,在人才培养和科研工作上师生双赢,何乐而不为?”

  高航的学生杨园京目前正在太原创业,听闻了导师的构想,也以企业导师的身份欣然加入云顶书院,担任“创客团”团长。

  目前,新型书院模式已在太原理工大学推广开来,主打艺术的“逸庐书院”、工科的“匠坊书院”也陆续面向全校招生。

  传统书院因负责教学以外的一切事宜,在教师是否负责学业辅导这一问题上,边界模糊。然而,在云顶的朋辈导学、社群学习模式下,这一问题已不再是问题。

  云顶将学生分为极客团与创客团。“简而言之,极客团管训,创客团管战,开展以能力导向的个性化学习。”杨园京解释,极客团负责人员培训、新技术探索;创客团负责模拟实战项目、真实实战项目。

  大一刚来的时候,李德轩原以为是老师课堂教学,但看到通常是学长带着他们学习,难免有些小失落。后来他发现,与课内知识形成互补,极客团学长给予的任务往往是最新的。“学长指导技术方向后,我们就会进入自定节奏的学习。有一天凌晨,我发微信问学长问题,学长居然在凌晨3点给我解答。这股拼劲让我很有归属感。”

  如今,已经大二的李德轩也以学长为榜样,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影响着新学员。因为学业基础扎实,任课教师曾让自己的研究生向他请教编程语言python的问题。回到宿舍,周围打游戏的同学见他在敲代码,默默地关了游戏,跟他做同样的事。不时还有人向他打听云顶中的学习内容。“我们的起点一样,只是跑步方式不一样,云顶就像无形的氮气,推着所有人进取。”

  “如果您待上一段时间,就会发现云顶人与非云顶人是能看出来的。”软件工程专业本科生薛琛给记者举了个例子,组长强调代码之间要有一行空格,如若没有,必须删除、重新上传,“待了一年,我们的代码书写比他人要更规范”。

  在这种自组织学习共同体的模式下,云顶先后研发并运维“全国大学生网络安全知识竞赛平台”、全国高校“两学一做”支部风采展示活动平台、山西省“1331工程”大数据可视化指挥决策平台等项目。“在项目中,学生们不是简单参与,而是真正挑起了大梁。”高航补充道。

  实际上,不一样的不只是写代码,云顶人普遍热情礼貌、乐于分享,那种发自内心的真诚,也是云顶人的一个标志。

  而要说起这些独特的气质,就不得不提淘汰制的建立。其设立的初衷在于,场地有限,容纳不了过多人。但这一无心之举,反而激发出“饥饿营销”的效果。

  “今年全校报名了3400人,我们筛了4轮,还有220人,越往下越难筛。”杨园京告诉记者,淘汰的人选,全部由极客集体民主决定,老师们并不干预。

  选拔不预设门槛,不看高考成绩,更注重非智力因素。软件工程专业本科生刘子豪曾是一名英雄联盟玩了3000多场的游戏迷,他在A轮选拔中落败。但为了加入云顶,他不断充实自己,在B轮面试前将一身行头全部换掉,“仿佛一个仪式,和过去的自己告别”,在那之后,他的游戏局数也定格于此。

  “云顶想要培养的是团队人,而非独狼。”高航说,看重学生的长跑耐力,而非短跑的爆发力。被淘汰的学生通常有两类:一类是欠缺团队精神者,一类是无法兼顾专业学习与书院学习强度者。

  强调忠诚度是云顶看重的品质。说到此,高航感叹道,山西互联网行业人才流失极其严重,使得产业转型面临巨大瓶颈。“本地人如果不热爱、不建设山西,那么山西的发展就真没有希望了。”这也是他立志把云顶打造为山西省拔尖创新人才“黄埔军校”的重要动力。

  不久前,由云顶报送的“童心圆”留守儿童帮扶行动在“创青春”全国大学生创业大赛拿到银奖。早前,还拿下志愿服务类最高奖第三届中国青年志愿服务项目大赛金奖。

  “获奖不是目的,我们更希望它作为创业项目在山西落地,为解决本地实际问题贡献一点萤烛之光。”高航说,“这也是双创基地与新书院的区别所在,前者有很强的阶段性,后者有完整的计划、理念、文化载体,是一个人才培养的立体式呈现。”